逾白

一百年过后大家都会死

红线

*  一カラ
*  4.24快乐!!!

  一松得到了一种特殊能力。

  如果说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有很多的话,那这件事其实是非常微不足道。既没有带来什么坏处,也没有带来任何好处。

  因为这能力只是让他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线」而已。

 
  “啊……Good morning,一松。”

  身边传来带着睡意的早安,一松揉了揉惺忪的眼,半睁着眼迷迷糊糊地看过去。空松正打着哈欠,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嘴边还有昨夜残留的唾液,睡衣扣子被挣掉了几颗,可以看到因熟睡而泛红的胸膛。

  ——这家伙怎么回事,真的是...

关于一松先生为什么会带骷髅领带这件事

*  一カラ
*  保バス
*  自我放飞产物

  “这是什么?——我可以打开吗?”

  一松拿原子笔点了点桌上扁平的长方形纸盒,一如既往地用波澜不惊的声音开口,镜片下投来的目光明明与平日无异,可空松就是有种被审阅的错觉。

  “没问题,因为是给先生的谢礼嘛!”他笑得有些局促,身侧的手不禁收拢成拳握紧了,眼睛里却光彩熠熠,不安又期待地看着一松。“倒不如说快打开吧?”

  或许是眼前人的视线太过炽热,一松微微歪头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手下仍坦诚地撕开实在不敢恭维的金箔包装纸。他双腿交叠搭在办公桌上,把纸盒放在自己膝上打开...

红蜻蜓

*  神明oso/小学毕业生todo
*  隐晦的二战备战背景

  新年伊始,天际还没泛起鱼肚白,椴松就被叫起来了。

  “快些准备,我们要去参拜了。”母亲一边催促一边为他整理衬衫领子,椴松揉了揉惺忪的眼含糊地答应。

  将脚套入鞋中,系好鞋带,早饭也没吃就跟随父母出门了。

  神社建在半山腰,来进行新年参拜的人们摸黑在山道上涌动着,柳絮般飘扬的雪点点落下,铺满了山路。椴松牵紧了母亲的手,穿皮鞋爬山很咯脚他没吭声。

  他想问弟弟在家没关系吗,却因父亲并不开朗的神色,和母亲低浅而无法忽视的叹息止了嘴。

 ...

雨声残响

*  微年中カラ

  水无月。

  雨潇潇地下着,湿润的水雾弥漫在空中,从房檐拍打到玻璃窗上的雨珠汇聚成一股细流,留下弯曲的水痕。

  空松站在走廊上看着窗外的雨势,眉毛微微下撇着。

  “你在做什么……?”长时间没开口而有些喑哑晦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拖沓的脚步声也随之停下了。

  空松转过头注视着对方,为舒缓什么似的下意识就戴上笑容:“一松不是没带伞嘛?”

  一松小小地啧了一下,游离的目光放低到空松浸湿的裤脚上,伸手把滑下去的背包肩带抓上来。

  “干嘛多管闲事?”说着脚尖朝楼道的方向移了移,一松...

月想(下)

*  おそ/チョロ
*  花街:一方游女,一方嫖客
*  与上篇无关,年龄差依然

⒉チョロ陪客的场合:

  高齿木屐沓沓的声音重叠着靡靡弦音传来,走道上有熟客的嬉笑。

  来了、来了。

  “唰——”金色的长烟斗靠在纸门上将它拉开一条仅容人侧身进入的缝隙。拿着烟枪的那人貌似埋着火气,踢开木屐弄出很大的响声,外面又有好事人在调笑。

  “呀……”小松趴在矮桌上闲适地转着小酒杯,面色微醺,早有所料一般慢悠悠地开口。

  “你又来!”还未等小松酝酿好一句话,轻松先劈头盖脸地斥道。他大步走进屋内,头上的发饰簌簌地响...

月想(上)

*  偏おそチョロ
*  花街:一方游女,一方嫖客
*  草稿流,题文无关,下篇是チョロ陪客

1.おそ陪客的场合:

  铁壶坐在桐木火盆上烧着,蒸汽噗噗地拍打着没开孔的盖子。轻松待在常年熏香浸润的房间,每一寸露出的皮肤都感到不自在的酥麻。

  花灯映在障子上影影绰绰,走廊上碎步往来的少女摆动着和服底襟,灵巧得像手影戏,每一下都和着甜蜜的香氛撩拨轻松颤颤巍巍的理智。

  第一次来这里,第一次点客——好奇和羞于诉说的欲望搅乱了轻松的心境。

  为了不让那些坏笑地戏说他“童贞”的同学看不起,鼓起勇气答应来了……

 ...

©逾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