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白

fandoms:匈罗朱
relationship:Mercutio/Tybalt



-
  capulet和montague一起举办的圣诞节聚会,为了防止Romeo有任何机会对Julie下手(他也听说Julie很喜欢在槲寄生下必须接吻的浪漫传统,他气坏了!‘最糟的传统!’),Tybalt把所有槲寄生装饰都摘掉了。他要把它们都藏起来。

  Tybalt双手夹着毛茸茸的一大堆槲寄生团或圈,步履匆匆地走在聚会外的走廊上。月色从一根根罗马柱间淋下,拖长Tybalt翻飞的毛皮大衣的影子。他看起有些滑稽,配上严肃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有点可爱,更发散想象力的话他就像童话中的圣诞精灵。

  他没想到会碰到Mercutio,或者他忘了Mercutio可能从任何地方蹦出来的定律。

  “你是要去赴一场月下的约会吗?Tybalt~”

  Mercutio坐在走廊旁背靠柱子,语气宛如吟诵一曲咏叹调。

  Tybalt尴尬地停下,考虑了一秒怎么藏起赃物,很快他就放弃了。他明白现在这样一定很可疑,便摆出凶恶的面孔转向笑吟吟的Mercutio,这是他最擅长最习惯、也最先能想到的主意。

  “Mer……”

  “哦,Tybalt,我没想到!”

  Mercutio灵巧的舌头总能抢占语言的上风。他说着从位置上站起、跳下,优雅地。黑色皮衣的衣摆跃跃飞起,月光流淌滑过一道白光,像摆尾的鲸。

  “多么热情!你为了亲我竟如此不加掩饰、迫不及待!”

  他眼角含笑,意有所指地指了一下令Tybalt尴尬的槲寄生,双手抱在胸前闭上眼,作出一副少女索吻的样子。

  “Mercutio!!”

  Tybalt放也不是,面色微红不知是气的还是赫然,或者两者都有。他向前迈出一步,气势坚定。

  “我今天放过你,快走!”

  Mercutio也摇摇摆摆如舞步向他迈出一步,嘴上的笑扯得更大更甜蜜了。

  “Tibby,你这时候倒羞怯起来了~”

  Tybalt瞪着他,缓缓抬起下巴。Mercutio走近对方,直到他们鞋尖相抵。

  走廊静悄悄的,聚会的欢笑和热气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月光和石柱的剪影下,Tybalt抱着两大丛槲寄生,手无法移开,看起来就像一只被困住的猫,警惕、烦躁、敏感、高傲……孤独(谁会在圣诞夜一个人呆着,还要处心积虑防止别人接吻)。

  “传统也没那么糟……”

  Mercutio的话湮没在一个温热的唇吻里。

  Tybalt贴了一下他。

  “……ok?”

  Tybalt眼神纠结又无所适从地看了他一眼。

  “……”

  Tybalt似有要逃走的架势。

  Mercutio赶紧抓住对方的手臂。

  “NONONONO!”

  “……Mercu……!”

  羞耻和怒火之下火山就要爆发。

  “chu!”

  Mercutio抓准机会歪头压上猫王子刚张的嘴,舌头比语言的咄咄逼人更为灵活地纠缠着对方。

  ……

  “Merry Christmas♡”

  趁Tybalt在接吻间隙喘气时,Mercutio轻声说。

评论(1)
热度(6)
©逾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