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白

fandoms:法罗朱
relationship:Mercutio/Tybalt


-
  Mercutio嘲笑Tybalt没和男人调过情,Tybalt决心回击他,于是在半醉中向Rosaline学习了调情的技巧(并且在他非本意的情况下让Rosaline产生了误会)。

  Mercutio好几天没见到猫王子,身心俱疲得不到治愈,正打算找capulet挑事时,碰见了心情正好的Tybalt。Tybalt醉醺醺脸也红醺醺,脚步浮虚眼神迷离嘴角挂笑,但看得出正在兴奋。

  ‘难见的高兴的有些神经错乱的猫!’

  Mercutio也很开心,发现Tybalt越多不为人知的面孔,他就越兴奋。

  “嘿,我的猫……!”

  他把长发撩到肩后,麻利地滑进Tybalt旁边的空位,Mercutio拎松了自己的领口,挽着袖子露出优美的小臂,张开五指从Tybalt前面拿起一杯酒。

  Tybalt转头看他,表情有些茫然,马上又换为傲气。

  Mercutio正惊奇Tybalt今天似乎花样多多,不料领口一紧,他抬头望去,如果他诚实,那么可以说Mercutio有那么一点点、百万分之一的错愕——Tybalt主动靠近他,不是为了打架,他拉着Mercutio的衣领,把脸埋在离Mercutio脖颈很近的地方,Mercutio能清晰地感到猫王子湿热的微颤的沉沉的呼吸!

  Mercutio思考怎样不激动得尖叫。

  “!”

  Tybalt慢慢地动了,Mercutio碍于视角只能看到Tybalt的头顶(看起来很好摸)。

  一个轻轻的微湿的炽热的触感点在Mercutio暴露在空气中的脖子上,接着开始缓慢地滑动。

  Mercutio根本不要用脑就能知道那是什么动作,舔,但这意味着什么,Mercutio僵住了一秒,Tybalt在舔他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此刻Tybalt从另一个角度无比接近一只猫了。

  Mercutio做的只有在Tybalt一开始靠近他时,下意识抚住对方的后颈,现在他想揪住Tybalt头发把他扯起来问问,他他妈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呵呵……你吓死了?”

  Tybalt的嘴唇压在Mercutio的脖子上,Mercutio感到那块皮肤又湿又痒,他仿佛在遭遇某种甜蜜的折磨,由Tybalt新发明的痛苦。

  还有,Tybalt的声音听起来……不太清醒。

  “Mercutio~!你,轮不到你来教我!”

  Tybalt听起来有些挷回一局的得意,他把嘴压在Mercutio耳廓旁说话,似乎只是想让对方更明白些形势。但对Mercutio来说,这并不算威胁。

  眨眨眼,眨眨眼。

  Mercutio明白过来——Tybalt在回应他上次说的话,关于和男人调情。

  他笑得更恣意了,肩膀开始抖动起来,同时手也抓住了Tybalt的头发。Tybalt离他太近了,头歪在Mercutio颈侧,上半身几乎靠在他怀里,双手拽着Mercutio的领子。

  “Tybalt、Tybalt~你真叫人开心!但是我有必要指出一点,调情可不是这么来的。”

  Mercutio拉着Tybalt的头发,把他拽起一点,使自己能看着对方的眼睛(那里有水雾,天!)。

  “怎么不是!”

  Tybalt大概被酒精解除了矜持,又拉了一把Mercutio的领子,使两人的距离再次缩短。这下Mercutio的鼻尖都能碰到他了,Mercutio呼吸间全是猫王子的味道,眼里只能看见对方潮湿发红的眼。

  “最好你跟别的男人没这样调过情。你的技术难以恭维!”

  ‘但是正中下怀!’

  Mercutio忍不住缩短了那微乎其微的最后一点安全距离,他说的每个字似乎都要吐进对方嘴里。呼吸交缠,昏暗的灯光下Tybalt的那枚耳环显得熠熠生辉,他眼睫低垂、微闪,脸颊脖颈通红,身上蒸腾着朦胧的酒气。Mercutio伸出另一只手拢过对方的腰,闭上眼,低头。

  “我教你。”






  “所以,后来发生了什么?”

  Rosaline老师问躺在床上的Tybalt。

  “什、么、也、没、有!”

  “那我教你的好使吗?”

  “别说了……”

  “难道你调情不成反被……?”

  “滚!我不该对你们任何话认真!”

评论
热度(11)
©逾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