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白

fandoms:法罗朱
relationship:Mercutio/Tybalt
summary:他们同时去约会Rosaline,同时落空了



-
  维罗纳城望族的年轻人除了外貌和礼仪,内涵也一样具备,击剑、骑马、算数、天文……维罗纳人的艺术甚至比他们的武斗更具活力,舞蹈和乐器也是每个年轻人都要学习的课程。

  这并不意味着Tybalt准备好欣赏“那个小丑”的表演(或许他小时候曾在什么宴会上见过,但那毕竟是久远的童年回忆)。

  Mercutio是个有魔力的男人,拥有混乱的矛盾的吸引力。此时此刻,月夜下,小巷里,他衣领敞开,双腿叉开稳稳地站着,宽松的袖子下捏着一把小提琴,用剃得光洁的下巴夹住,肩膀开合,悠扬的曲调就施施然飘了出来,风吹起他的长卷发他也不理。

  郎当、优雅、轻快。

  ‘什么毛病?’

  Tybalt远远地停下脚步,皱起眉头,他可一点儿也不轻快了。

  但Mercutio没惹他,也没做过分的事,现在甚至都没发现他(他闭着眼!),Tybalt不是喜欢搅人兴致的人,更多时候他希望远远躲开Mercutio——所以打断他/挑起角斗不该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现在或许该绕道,而不是给予Mercutio掌声。但Tybalt有目的而来。

  “瞧瞧——!”

  没等Tybalt选择好一个恰当的方式,音乐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过于兴奋的聒噪。

  “我尊贵的猫王子~嗯、嗯,你在这里做什么呢?莫非已被我深深吸引无法自拔……?”

  Mercutio放下小提琴,脚跟一转成丁字步朝着Tybalt的方向。隔得老远Tybalt也能看着他的笑容。Mercutio用一如以往的轻浮语气夸张地问候,但Tybalt仍察觉到转瞬即逝的那一点点局促,一点点羞赧。

  “啪啪啪……”

  Tybalt鼓着掌走进小巷,冲Mercutio挑起一条眉毛。

  “尚可一听。”

  说着向紧紧盯着他的Mercutio脚下抛出一个硬币。硬币与石砖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在没什么人的巷中格外清晰。

  Tybalt也紧盯着Mercutio,不同对方绷紧的下巴,他脸色有些愉悦。

  Mercutio很快恢复状态,给了他一个标准的鞠躬礼。

  但Tybalt不理他,且打算绕过他。Mercutio表情稍冷,侧身用琴弓拦下对方。

  “……别逼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动手……”

  没等Mercutio开口,Tybalt就像预料到了准会被拦下一样说话了,语气充满不耐与倦意。

  “只是好奇。”

  Mercutio抬起琴弓,刚碰到Tybalt下巴就被躲开了。

  “你真的会像猫一样,夜深人静的时候上街溜达诶?”

  喀喀……

  可能是Tybalt咬紧牙的声音,也可能是他捏紧拳头的声音。

  “为了捕捉老鼠。”

  Tybalt憋了一个假得不行的笑容,他想头也不回地离开这条小巷,至于一开始他来这里是想……

  “你这样说我真是又伤心又惊惶——你真的是为了跟我约会吗?容我考虑一下……等等!只是玩笑,我今晚有约了!”

  Mercutio及时地转变了琴弓的作用,把它当成利剑挡住炸毛的Tybalt。

  “献给情人的小夜曲。”

  Mercutio示意他的小提琴。

  Tybalt更烦躁了,像被堵塞洞口的开了的壶,蒸汽乱撞却无法泄出。

  他还是决定给Mercutio的嬉皮笑脸一拳(其实Mercutio的表情可以说有些认真)。

  “嘿!你发什么疯!”




  “停止你们的斗殴!现在是晚上!年轻气盛的先生们。”
  Mercutio之前朝着拉琴的那个方向,二楼窗口突然开了,一个困倦但有力的女声在抱怨。

  Tybalt停下拨开Mercutio举起的小提琴的动作。他们保持着滑稽的姿势同时抬头望去。

  是Rosaline,她探出窗口翻了个白眼——Tybalt想起来本来的目的,都怪Mercutio搅浑了!

   “抱歉今晚我谁也不想见,请别在这打架!”

  “啪!”

  说完她狠狠关上了窗户。




  “哦……!”

  Mercutio发出懊恼的叹息,他退了几步,举着琴弓撩乱了自己的头发。

  ‘难道,’

  Tybalt皱眉,从Rosaline的窗户看到Mercutio,来回两次。

  “你是跟Rosaline约会?”

  面对这个肯定的疑问句,Mercutio除了一个白眼什么也不想回应。

  ‘好歹我也搅浑了他的。’

  既然约会不成,Tybalt自我安慰。

  但Mercutio看穿了他。

  “不,你还白赚了一首小夜曲。”

  Tybalt眉毛有点抽搐,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的口头表达能力一向表现可怜。

  “那又怎么样?我付了钱了!”

  Mercutio挑挑眉毛,撅起嘴,又尝试将琴弓靠近Tybalt的下巴。

“恐怕不够,我的小夜曲是献给情人的,亲爱的Tybalt……”




  “也请别在这打炮,拜托。”

  窗户突然又打开,Rosaline补上一句。


 
  Tybalt今晚彻底不轻快了。

评论
热度(12)
©逾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