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白

略略略

关于一松先生为什么会带骷髅领带这件事

*  一カラ
*  保バス
*  自我放飞产物








  “这是什么?——我可以打开吗?”

  一松拿原子笔点了点桌上扁平的长方形纸盒,一如既往地用波澜不惊的声音开口,镜片下投来的目光明明与平日无异,可空松就是有种被审阅的错觉。

  “没问题,因为是给先生的谢礼嘛!”他笑得有些局促,身侧的手不禁收拢成拳握紧了,眼睛里却光彩熠熠,不安又期待地看着一松。“倒不如说快打开吧?”

  或许是眼前人的视线太过炽热,一松微微歪头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手下仍坦诚地撕开实在不敢恭维的金箔包装纸。他双腿交叠搭在办公桌上,把纸盒放在自己膝上打开。

  “……先生?”如何?——空松闪闪发光的眼睛热切地注视着一松,内心已经完全投影在脸上了。

  “……”尽管这个学生的真诚令人感动,但是——

  一松拎起盒里的领带,看着上面显眼的白色骷髅图案,无语地抽了抽唇。

  “先生?一松——先生?”似乎察觉到一松的情绪,空松呼唤的语气有些虚弱下来,眼神也变得小心翼翼,“收下吧?——不带也没关系的……”

  “会带就有鬼了好吗?骷髅?——手工制的吗?”一松闭眼扶了扶眼镜,看上去有些烦躁。他把领带甩在桌上。

  “诶……”空松的声音立马泄了气,低头恹恹地站着,活像犯了错怕被讨厌的孩子。

  “那——至少收下可以吗?”犹豫再三,空松还是抬起头忐忑地看着对方,眉毛少见的柔和地下撇,话音轻轻地放低了。

  又、又是这个表情,太犯规了……!一松的内心与外表的冷淡截然不同地想着。

  “我有说不要吗?——”他淡如水地开口,放下腿换双肘撑在桌上,十指交叉托住下巴,眼皮懒懒地上翻看着脸色渐渐阴转晴的空松。说真的,他也太好懂了。

  “您能接受太好啦!我觉得这条领带很帅气啊!”空松绽放出大大的笑容,脸颊上因高兴而浮起红晕,笑得一团孩子气如向阳花一般灿烂。

  一松努力藏住嘴角上扬的冲动,刻意地用生硬的声音驱逐:“好了,回去吧。我可没空陪你闲聊。”

  “先生——那再见!”终于,少年清爽而兴致高昂的话音消失在门外,微微上翘的尾音似乎还遗留空气中。一松重新拿起领带,用指腹摩挲上面的纹理,自己也没意识到地轻笑出声。

  “啊,抱歉抱歉,又要麻烦先生了——”

  听到这再熟悉不过声音,一松揉了揉眉心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合上笔电转身站起,双手插在白大褂的衣兜里看似慵懒实则快速地走到被扶着过来的空松面前。

  “又怎么折腾了?”他皱眉道,从同行的学生那里把空松扶进来。空松正穿着男篮部的部服——虽然经他自己二改过添了许多奇怪的东西——他吃力地微喘,右腿膝盖红肿成一片,他的小腿似乎使不上劲,一松搀着他仍频频软下脚。

  “一不小心好像拉伤了……对不起……”一松的声音带着的愠气让空松下意识地先道歉,可腿上痛得他又不住抽气,“慢、慢一点,一松先生!痛……”

  “坐着,不要动。”一松有些粗暴地把他摁在床上,用不容拒绝的命令口气道,回头去找冰袋。

  一松好像生气了……空松不敢多说话,挺直背僵硬地坐在那里,视线紧紧粘着一松的背影。

  “你也知道自己超——麻烦啊——”当一松再次回到他身边时手里多了个冰袋,融化的水珠顺着他的指间滑落下来,濡湿了袖口。

  他半蹲下来,白色的衣摆铺在地上,他用冒冷气的冰袋轻轻敷在空松的膝上。空松撑着床畔垂头看他,越过一松散乱的额发和镜片观察着他的眼睛。

  一松先生眼眶下有淡淡的青黑,没睡好吗……他正想着,一松就站起身:“先敷着。”结果两人的额头堪堪擦过,一松揣兜没说什么,空松捂着头仰起脸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谢。

  “动作小点。”一松屈起指敲敲他的脑门,“我都不记得你麻烦过我多少趟了!”

  空松只是笑,满不在乎道:“反正有一松……”

  “咚!”一松不作声地下了更大的力道。“笨蛋吗……”

  空松忽然感到有片布料飘忽在鼻尖,时不时蹭得他发痒。他这才注意到,一松带的竟是他送的领带!——醒目的骷髅头赫然印在上面。

  虽然嘴上损他,但为了不让自己伤心还是带上了,一松先生果然是非常温柔的人啊……脑补技能满点的少年空松如此晕乎乎地想到,他看向一松的眼神又充满热忱。

  “一松先生,那个……”他仿佛得到鼓舞般激动地开口,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一松……的领结。

  “……带错了而已。”一松撇头避开他的视线,不冷不热地回答,而后颈的皮肤却渐渐泛红。

  “没想到真的会带啊……我很开心!”空松置若罔闻,有些羞赧地摸了摸耳后,咧开嘴笑着。

  可恶,太灿烂了!那个笑容!——被敬仰着的一松先生在心里抱怨着。

  至于空松又送了几条一模一样的骷髅领带给他换洗用,那是后话了。
 
  end.

  伪后续:一松至今也不知道这种恶心帅的领带他是从哪里搞来的,但还是兢兢业业每天都带上了。

 

评论(5)
热度(41)
©逾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