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白

live

红线

*  一カラ
*  4.24快乐!!!








  一松得到了一种特殊能力。

  如果说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有很多的话,那这件事其实是非常微不足道。既没有带来什么坏处,也没有带来任何好处。

  因为这能力只是让他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线」而已。

 
  “啊……Good morning,一松。”

  身边传来带着睡意的早安,一松揉了揉惺忪的眼,半睁着眼迷迷糊糊地看过去。空松正打着哈欠,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嘴边还有昨夜残留的唾液,睡衣扣子被挣掉了几颗,可以看到因熟睡而泛红的胸膛。

  ——这家伙怎么回事,真的是成人吗?

  一松把肩膀往被窝里缩了缩,悄悄用余光打量沐浴在晨光里的空松,视线又被眼前摆动的红线吸引了。

  一周前就观察到了,空松右手的小指上密密绕着一圈红线,划下来长长的线头拖到地上,大大咧咧地延伸出去。一松就在角落里盯着那些缠绕的线,隐秘地思考那有什么意义,红线的彼端在哪里?

  他得不出解释,看着散乱的线就烦闷起来,干脆去问本人好了。一松扯下口罩,用听不出情绪的低沉的声音问道:“……那些线是什么?挡着路很烦。”

  他却只看到了空松偏过头微愣的表情——搞什么,他不知道吗?

  一松佯装犯困躺在被褥里,身侧窸窸窣窣地传来起床的动静。他等空松离开了房间才睁眼,眼里一片清明地注视着天花板。

  能看到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呢?

  吃早饭的时候,坐在空松对面的一松一边慢吞吞地扒饭,一边有意无意地瞥视随空松动作晃来晃去的红线。其他人都看不见呢,为什么只有我呢……他忍不住这样想。

  “怎、怎么了吗?Bro一松?”或许是自己的目光比平时还要深刻的缘故吧,那个头脑空空的笨蛋也受不了主动开口了。一松站起来睨了他一眼,看到他惊得肩轻颤,一松在心里发笑,没说话径直拉开门走了。

  “诶?最近一松君好奇怪……”小松侧躺在空松旁边的地上,哗啦啦地翻动漫画月刊。

  “难道是遇到了什么事吗?”空松握着手镜看着一松离去时关上的门,微微皱眉。

  不可思议能力吗?那线到底有什么作用呢?不好不坏、却给他带来莫名其妙的烦恼。一松蹲在熟悉的巷子里,手按在猫的脊背上顺毛抚摸,被安抚得舒服的猫歪着头喵喵叫。

  有一次空松也这么做过……他想要丢掉的那部分记忆此时又咕咚咕咚地浮上脑海。那时空松是为了帮他隐瞒,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蹩脚地模仿他。把手缩成拳抵在脸旁,歪着头努力地学他的口吻——虽然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甚至在每一句话的结尾都带上一个“Nya~”。

  回想起来这个一松的脸又要烧红了,他又气又恼地抓抓本就乱翘的头发,这时猫蹭了蹭他的手臂,跳跃着逃走了。

  只有我在生气实在太狡猾了!

  一松闷闷不乐地想。

  “一松哥哥好早回来啊,我正要出门呢。”椴松坐在玄关提了提鞋子,空松站在他身后,穿着那身被一松觊觎过的皮夹克。

  “哟,My bro,我们正要去赴Miss fish的约呢!”空松撩了撩他的发,红线一动一晃地摇摆。

  一松低头看了看脚下缠绕不清的红线,神色阴暗地瞪了空松一眼与他擦肩而过。他经过空松旁边时听到他小小地“诶”了一声,疑惑而无辜,一松咂咂嘴,仿佛心里也有解不开的红线。

  “空松哥哥好烦,快走吧。”

  “等等我啊!”

  一松靠在走廊上看他手忙脚乱地追上去,被拖动的线似乎簌簌发响。

  真的在意得不行……一松伸开自己的手掌,五指间空荡荡的,没有线——本来再正常不过的事,现在却让他烦躁起来。为什么我没有呢?如果我也有的话,说不定……也说不定呢?

  小指间系着红线这种传说一般的事情,稍微想一想就令人脸红啊。

  “讨厌你……”一松把头埋在双膝间,压抑地呼吸,心中挥之不去的是空松指上摇曳的红线。

  去钱汤时也是如此,一松面色阴郁地跟在空松后面,线长长地散在地上,一松想把它们捡起来,顺着线去找另一头的人,或者干脆剪断好了。

  红线浮在水面上,叫一松根本没法视而不见,他泄愤似的在水下掐了一把空松的腰,看到二哥可怜兮兮却欲言又止的表情才罢休。

  今天也快结束了,红线的秘密还是没弄明白,空松仍一如往常地不明所以。

  一松趴在被窝里,怀里抱着从空松那里强制征收的手制布偶猫,忿忿不平地用牙磨着指甲。空松背对着他换上睡衣,背部赤裸着,形态优美的肩胛骨下面有力的竖脊肌突出高隆,形成深凹的腰椎,腰部收窄,尾椎没入股缝。

  腰好细,臀真翘。一松看着这漂亮得令人羡慕的躯体脑子里轰隆隆地滚过这句话。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手感一定很棒吧……

  “一松?”仿佛察觉到一松的视线,空松转过来眨了眨眼,手正扣着扣子,小指习惯性地微翘,鲜红的线轻轻颤抖着。

  一松一动不动,僵硬着表情看他。他睡衣还没合上,隐约可以看到胸前殷红的两点。搞什么、搞什么,故意的吗!?一松的神情更生硬了。

  “白痴……”

  “什么?”

  “笨蛋,蠢货……不想管你了!”他稀里糊涂地大喊。

  “为、为什么,怎么了吗一松?”空松那笨蛋扣子都没扣好就放下了手,沮丧又担心地靠近了自己。

  ——穿好衣服啊臭松!一松在心里呐喊。

  “别管我。”他怀着不明的想法推了推空松,碰到了他温热的皮肤。一松低下头不知自己是什么表情,他只看到红线密密绕绕地缠住了自己的手指……

  呯——!

  他头上好像中了一枪,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都热得不正常。这、这线,系在自己身上了?这算什么,梦想成真?

  “一松,一松你怎么了?!”空松看他突然软软地倒在自己膝上,又喜又惊。

  一松埋着脸,偷瞥一眼着急的空松,这视角看上去——是赤裸的胸膛、锁骨和下颌——好色情!这人怎么回事啊!

  “我,没有事……给我枕一会儿……”他忍着内心波澜汹涌开口,手指勾紧了线。

  “诶?哦……”

  空松愣着看了看一松毛茸茸的头发,面上渐渐腾起红晕,握紧了拳头。

  原来一松的指上也有「线」吗?

  end.

评论(5)
热度(60)
©逾白 | Powered by LOFTER